人物》推理小说的发达,立基于读者对社会真相的求索:专访陈浩基

人物》推理小说的发达,立基于读者对社会真相的求索:专访陈浩基

小说家陈浩基于新作《第欧根尼变奏曲》(港版)上签名(取自格子盒作社官方脸书)

悬疑推理小说是流行文学、类型小说的一大宗,福尔摩斯、东野圭吾等系列皆为常销型的作品,惟华文推理小说始终未见枝繁叶茂,创作者亦如凤毛麟角。只是罕有不等于没有,香港作家陈浩基就是其中一员。他以岛田庄司推理小说奖得主渐为人知,更夺得「2015台北国际书展大奖」,成为首名获奖的港人,而在台湾得到的重视程度更胜香港。

究竟陈浩基一路走来,如何占得台湾文学界一席?故事须由克服港台两地用字差异开始说起。

「我在写《遗忘.刑警》时便遇上难题,到底该让低级的警员叫高级的做『师兄』还是『学长』?文字要很用心雕琢——我可不是说修辞,而是要留意别写了只有香港人才懂的词彙。但当然,既然故事设定在香港,就要保留一定程度的粤语风味,于是便要考虑哪些词彙可以用,哪些要捨弃。」

读着《13‧67》,主角关振铎被同袍称为「度叔」,这种粤语式的语带相关,很难让台湾读者一起细味,但陈浩基却不会刻意删减,让两地读者有不同体验。台湾对粤语书写不抗拒,他归功于港剧:「有趣的是,台湾读者对香港作者的接受度相当高,我想这是拜港剧港产片在台湾风行多年之赐。只要别全写广东话,他们都很接受。」

华文推理小说的推广困难

要写自己不擅长的语言,在异地得到青睐,当中需要下的功夫是你我难以想像的。为何要如此辛苦?陈浩基认为,台湾的出版社制度完善,不少出版社也列出投稿须知,至少他的悬疑推理作品不用被编爱情或财经书的编辑审阅。更重要的是,台湾的文学奖有如恆河沙数,让他可以有无数次投稿机会,这些土壤绝对是香港所欠缺的。

「我想香港面对的问题不是推理小说乏人问津,而是文字书本身乏人问津吧。二楼书店逐渐消失,出版社集中出版财经书、术数书、美容书,也令人忧虑阅读风气不振啊!」




陈浩基(摄影:佘世培)

陈浩基如此慨叹,当年他获得「台北国际书展大奖」的得奖感受即是:「香港大众小说的文学性也往往被读者或香港出版界忽略。希望我这次得奖,能鼓励更多香港作家创作大众小说。」他说,要推广香港的阅读风气,更多具文学性、且面向大众的小说似乎是出路之一。

吊诡的是,正因为香港出版界无论制度、市场等方面都不能跟台湾相比,造就台湾版的翻译书(特别是小说)涌入香港,使得香港读者根本已在不知不觉间接受了台式的文字和风格。这或许是个契机,因为华文推理小说可以在此「互相了解」的情况下流通,但为何却没有因此而涌现?

推理小说有赖于社会对探求真相的渴望

「欧美和日本的推理小说市场相当成熟,彼此互有译作发售。相比之下,华文推理因为政治因素出现了严重的发展断层。上世纪30年代的中国也有推理热,像程小青、孙了红撰写了好些有质素的侦探小说。日治时代的台湾也有好些作品,可是经过国共内战、文革、台湾的戒严等等,推理小说几乎绝迹。」

陈浩基指出:「西方在这时期经历了推理的黄金时代,由古典侦探推理发展至犯罪小说或冷硬侦探小说,建立了很明确的类型文学。而日本在战败后,本来在军国主义时代被打压的推理文学亦能大解放,至今经过本格派、社会派和新本格派的洗礼,作品相当成熟。华文推理比上述两者年轻,就像一个工业化不过十余二十年的国家製造汽车,却要跟日本车和欧洲车争顾客一样。同样付一本书的价钱,你会选一本故事保证有趣、风格成熟的翻译小说呢?还是抱着『支持本土』原则,冒着中地雷的风险去买一本你不知道好不好看的华文小说呢?这是自由市场做成的无奈吧。」

而且推理是一个寻找「真相」的过程,松本清张建基于现实而撰的「日本的黑雾」,藉推理探求社会真相就是最佳注脚,「如果一个社会对知识对真相有所渴求,推理小说自然会卖得好。当大家觉得『真相是什幺也无所谓』,那用什幺方法也抓不到人看推理。」无怪乎文革、台湾戒严那些没有真相的时期,以至现在香港……

香港近年推理小说

即便如此,陈浩基对前景还是乐观的。首先,愈来愈多小说改篇为电影和电视。他举例如吉莉安.弗琳(Gillian Flynn)的《控制》中文版于2013年出版,据说销量平平,但由大卫.芬奇拍成同名电影(香港译名:《失蹤罪》)后,台湾出版社立即换上班.艾佛列克的封面重出,一下子便上了畅销榜。

其次,陈浩基的推理小说虽不至如江户川乱步般能创造变格派,但会尝试创作不同类型的推理小说。《大魔法搜查线》便是奇幻轻小说,套用剑与魔法的奇幻架空世界,去包装连续杀人事件的推理故事。另外也有伪装成推理小说的恐怖小说《魔虫人间》,另一部小说《S.T.E.P.》则加入科幻元素,把背景放在近未来的推理故事。

华文推理小说纵然暂时未能自立门户,亦已渐成气候。陈浩基推介港台两地的推理小说作品,譬如岛田庄司推理小说奖得奖作品《虚拟街头漂流记》(宠物先生作),第三届并列首奖的《逆向诱拐》(文善作)。文善是位移民加拿大的香港人,《逆向诱拐》是一本以商业为题材,没死半个人的推理小说,另一部作品《店长,我有恋爱烦恼》,却是以爱情主题来包装的推理小说,或许能吸引不少不读推理只读爱情小说的读者。」

香港近年亦有出色的推理作品值得关注:「陈电锯的《大丰收》和《倾城》,故事跑社会派推理路线,都是相当出色的作品。另外,香港科幻作家谭剑也有写一些跨类型的推理作品,他的《光栅谋杀案》便结合了科幻与推理,可惜只有简体版。」

让人关注现实世界的推理作品

陈浩基今年(2019)1月底,在港台出版社同时推出了他的中短篇合辑《第欧根尼变奏曲》(香港由格子盒作室,台湾由皇冠出版)。集结他出道10年中17篇不同风格的作品,有悬疑、推理、恐怖、奇幻与科幻,包含其获奖与未公开之作品。

陈浩基从台湾走进世界,有人说他自己都走出一条路了,还需要香港人帮忙吗?确实,外国媒体访问他的次数比香港媒体多,可是他仍心繫香港。除了两本小说以香港警察为题材外,《13‧67》的后记中,他特别提到书中所载的香港地方,希望台湾读者能到那里走走看,翻译成法文、意大利文、英文后,更可以呼吁世界读者聚焦这个世界的小小旮旯。

有时让世界关注,不一定只能靠数十万人走上街头。静静地写出一个让世界注目的故事,也算是勾结外国势力的一种吧?

第欧根尼变奏曲
作者:陈浩基
【香港格子盒作社版(左)➤】【台湾皇冠版➤】

作者简介:陈浩基
香港中文大学计算机科学系毕业,台湾推理作家协会海外成员。2011年,他以《遗忘.刑警》荣获第二届「岛田庄司推理小说奖」首奖。他的长篇力作《13.67》则创下个人高峰,不但获颁2015年台北国际书展「书展大奖」、诚品书店「阅读职人大赏」、第一届「香港文学季推荐奖」,更一举囊括週刊文春10大推理小说和侦探小说研究会10大本格推理小说双料第一名、这本推理小说真厉害10大推理小说第二名,以及booklog海外小说大赏,创下华文推理小说在日本出版界的空前纪录。该书目前已售出美、英、法、义等十余国版权,并即将改编拍成华语、韩语电影和连续剧。另着有《山羊狞笑的剎那》、《网内人》、《S.T.E.P.》(与宠物先生合着)、《闇黑密使》(与高普合着)、《倖存者》、《气球人》、《魔虫人间》、《大魔法搜查线》等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