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闭症X心理创伤 以EMDR协助听觉敏感李政洋身心诊所


去年读陈丰伟医师着作<我与世界格格不入:成人的亚斯觉醒>,开始注意有自闭症类群的成人,可能也同时乘载,伤心难过的情绪。Susan Darker-smith,英国儿童EMDR治疗师。在线上研讨会分享,使用EMDR(眼动减敏与历程更新)协助自闭症患者的方法。从情绪调节、减少对于未知的恐惧,进而处理过往不愉快经验,来减少与情绪有关的身体反应/听觉敏感。
社交障碍不只在自闭症孩子如果单纯以社交行为、想像活动、沟通障碍等三项症状来看。被虐待、被忽略的孩子(也有文献提到发展性语言障碍),都可能有类似症状。需要对于生活史作整体的评估,而非单纯以有症状,就自动替孩子贴上自闭症的标籤。(注:在DSM-5: 将社交与沟通障碍二者归为同一大类,而侷限重複行为及兴趣本身仍为另一大类之特徵。)
杏仁核过度刺激自闭症的孩子的杏仁核,倾向被过度刺激。而杏仁核在情绪处理,扮演着重要角色。对于自闭症患者,所经验到的过度刺激/创伤, 可能对于我们来说,不见得能觉察的到。需要对孩子,各自对于创伤的观点保持开放的觉察。可能与DSM中对于创伤的準则不完全一致。这样的经验,对于在面对複杂性创伤的案主也是适用的。如果用DSM创伤后压力症準则A <暴露于真正的或具威胁性死亡、重伤或性暴力>。可能很难归类诊友告诉我的经验。例如:脑中常常闯入童年时,常被爸爸丢到洗衣机里/被妈妈关在门外。
需要一个一个来EMDR对于一般记忆网络的假设是,神经网路会将所有相似的事件连结。有可能处理了相似事件中,最早期的童年经验、后来创伤中的代表性事件、现在困扰的情境,其他相似的记忆,因为类化的效果,就会被转化为不再困扰的记忆。但是自闭症孩子对于记忆类化,可能比较不擅长。因此学校霸凌经验,也可能要一次一次,个别来处理。
自闭症孩子也常操烦爱操烦,其实在生活中常见到。许多诊友,提到如果明天有约,今天晚上就容易会睡不着。也就是容易对于外在情况,反映出身体/心情上的焦虑。在自闭症孩子,常会对于未知感到害怕,或是有焦虑相关的身体感觉(如:头痛、胸闷、胃痛)。这样的情况,容易让EMDR的治疗,好像围绕类似的目标在打转。
以EMDR协助自闭症孩子的方法第一步:情绪调节情绪调节让原本遇到事情,容易因为害怕遇到无法预期的状况,而跑出容纳之窗外的身心,有方法可以回稳。第一个要做的是,辨认出身体感觉/情绪,帮他们命名。建议从焦虑开始。例如:当我感觉到肚子里有蝴蝶 ,这是来自我大脑的讯号,告诉我正在焦虑。
在辨认出情绪后,需要协助孩子发展稳定技巧。让孩子在遇到这些情绪时,能够帮助自己。EMDR中,想像<安全空间>的练习。Susan比较常用的是OK的/强壮的/勇敢的地方。同时注意在想像这些地方时,身体什幺地方会有感觉,像是身体与这个地方连结的标记。在需要时(如:有焦虑的身体感受时),可以透过这个身体的正向感觉,来缓和不舒服的感受。
第二步:处理未来事件藉由想像对于未来会感到恐惧的情形,让孩子可以开始认识自己,将自己的能力用来因应对于未来的恐惧。
第三步:处理过去事件在处理了对于未来的担心害怕之后,身体焦虑症状接连出现(looping),也可能因此而减少。是将对于未来正向的期待,当作是内在资源的运用方式。在过去事件的选择,甚至有可能是特定的声音,有些孩子对于声音敏感,甚至会有许多难以忍受的经验。可以寻找过往生活中,与声音敏感有关的困扰事件,以此用EMDR做处理。
每个孩子都很特别,在自己有两个孩子之后,也不可避免的被他们各自独特的特质所着迷(当然有时候也很累)。 不同的孩子,需要不同的方法来了解、协助。 期待能协助自闭症孩子,找到合适的方法,适应生活的环境。
延伸阅读:觉醒 亚斯人 | EMDR 疗癒创伤
SusanDarker-Smith在EMDR学会的网页
孩子自闭症emdr情绪身体创伤处理经验协助